• <cente id='heimaobdsf'><del id='heimaobdsf'><th id='heimaobdsf'></th></del></cente><legend id='heimaobdsf'><sup id='heimaobdsf'></sup></legend>

  • <q id='heimaobdsf'><dir id='heimaobdsf'><kbd id='heimaobdsf'><table id='heimaobdsf'></table></kbd></dir></q>
    1. <del id='heimaobdsf'></del>
    <p id='heimaobdsf'><small id='heimaobdsf'><sup id='heimaobdsf'></sup></small></p>

    <thead id='heimaobdsf'></thead>
  • 郑嘉颖刘心悠

    • 时间:
    • 浏览:19

    收藏夹收藏的柴瓷鼎

      中广网河南分网消息:近年来,瓷器在收藏界大热,柴瓷又被提起,柴瓷被誉为“诸窑之冠”,但因其流传存世极为罕见,且考证窑址无有定论,所以使柴瓷之谜更加迷雾重重。河南收藏家邰振春醉心30余年研究柴瓷,并机缘巧合取得了一批奇异的瓷器,结合历史记载与实物,邰振春写出专门研究柴瓷的文字作品《柴瓷从考》,欲破解柴瓷研究史上的公案,证明他所收藏的奇异瓷器就是诸窑之冠的“柴瓷”

      邰振春结合历史记载,参阅了《古窑器考》、《左传》、《春秋地名考略》、《格古要论》、《宣德鼎彝谱》、《玉芝堂谈荟》、《清秘藏》、《事物绀珠》、《五杂俎》、《博物要览》、《长物志》、《杯史》、《瓷鉴》、《南窑笔记》、《古窑器考》、《事物绀珠》等史料,力证柴窑窑址就在郑州新密市牛店镇月台村。其理由是,柴窑瓷器是五代后周时期的皇家御窑,当时的新密具备了烧造御窑柴瓷的先决条件:从当地环境上来说,洧水(双泊河)支流月台河从这里穿过,又有马鸣寺河等支流汇入,为瓷窑业发展提供了充足的水源和运输。月台村附近发现了仰韶文化遗址,证明了这里的久远历史,这里能够提供柴瓷存在的丰厚人文环境。瓷器来源于陶器,考古学上多以陶瓷考古相称,而新密境内有着悠久的陶瓷烧造史。新密市牛店镇月台柴窑村目前有村民420人,除了外来的媳妇和几个上门女婿之外,全部为柴姓,姓氏渊源可作为佐证。

    收藏家收藏的柴三彩

      另外,邰振春还创造性地认为“瓷片考证窑址是误区”,在能确定窑址存在的基础上,解决柴瓷研究要找到”窑址“的心理问题。邰振春认为,柴瓷烧造时间短,又是皇家御窑,受皇家礼制所限,若瓷器破碎和发生窑粘,也必定一同拉到指定地方销毁,所以窑址和瓷片的发掘和寻找就更是难上加难。邰振春发现,清人陈浏在正杯隐所著《杯史》一书中,将原来记载的“五代器罄声磬纸二”补正为“后周器罄声碗罄声纸二”,他认为这更进一步说明柴窑器确实存在过。

    收藏家收藏的柴三彩

      究竟邰振春手中的瓷器是不是传说中的柴瓷?邰振春自己非常肯定。作为一名民间收藏夹,邰振春具有相对非常不错的瓷器鉴赏经验,但他手中的瓷器不符合任何一种瓷器的特点。而其颜色却异常符合被柴荣界定为“雨过天青云破处,诸般颜色作将来”的天青等诸单色釉色。其坯胎、釉汁与唐末蛇虎瓶大致相同,更符合“性虽糠,已纯系瓷质,唯胎色白中略带灰色耳,其釉透脱如玻璃”等历史记载的柴瓷特点。另外,从重量上、从纹饰上、从瓷器足底的粗黄土垫烧黑色垫痕上,从刷釉的技术上,再参阅宋代汝瓷、钧瓷的烧制特点,邰振春已确定这就是传说中的柴瓷。

    收藏家收藏的易定款净水瓶

      邰振春的《柴瓷从考》中,还详解了柴瓷中用南阳玉边角下料和新密本地产的密玉硅酸盐玉石粉加入到柴瓷釉中的特点,说明为何会有《博物要览》所称得“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之说。邰振春收藏的瓷器中,部分底部都落着“易定”款,邰振春认为,易定款的来源,应该是柴荣为纪念当初他的“易定”军。而部分瓷器中出现的铜红色流动大,施釉不均情况,邰振春认为这是柴荣皇帝锐意改革,大胆尝试,把铜红原素加入到了柴青瓷的釉中使用的原因,而当时的窑温控制技术没有达到造成的情况。邰振春还认为,柴荣皇帝首个做出把皇家用铜礼器改为瓷器礼器的举动,并开创以瓷代铜的历史。

      《柴瓷从考》还详细论证了柴瓷的造型与分类,分别详解了柴青釉瓷、柴白瓷、柴易定瓷及其中的净水瓶、柴三彩、柴瓷有百圾碎出戟尊和醬油釉喇叭口礼器酒杯等,并纵论了柴窑瓷器对宋代汝、官、哥、定、钧窑的影响,形成了较为系统的柴瓷研究系统。部分行内人士认为,《柴瓷从考》的日益完成,将会对柴瓷文化的进一步研究提供极大的帮助。